七夜约克夏

Teenager dream

【双神】【中篇失忆梗】虹(序)

小清水呀小清水~HE呀HE~

之前大家吐槽的尼桑不应该叫神威应该叫“神瓜”,面对妹妹的卖萌一指弹开简直就是瓜脑子←

于是这篇不是情商爆表开金手指的哥哥大人了~

而是慢热学着照顾意外失忆妹妹的神威同志~

总之是轻喜路线 希望大家不会失望吧XD

====================碎碎念分割===================


“阿伏兔你去哪里?”

“今天可是休息日,跟之前生意往来的女商人有个约会。”

“约会?是在床上打架的意思么?”

“喂喂,团长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我听说江户最近开了一家好吃的饭团店你明天记得带点回来哦~”

“我可没说我今天晚上不回来啊!你擅自脑补些什么啊!”

 

紫色的大伞撑在瓦片堆上,神威闭着眼靠在房檐,远远看去像是在小憩一般。

“喂,你这个懒散的样子我一发子弹就能让你见到妈咪了阿鲁。”

听到少女的声音,神威侧过身对她淡然一笑:“我死了是不会上天堂的,不过……你是在担心哥哥被偷袭吗?”

隔着老远就听到她蹑手蹑脚的声音了,对她来说爬上这么高楼废了不少力气吧?

而自己的第六感对杀气一向敏感,可抽抽鼻子只能闻到清新熟悉的味道,至于这种记忆是存在第几感里,神威不由得也在心里画一个问号。

 

少女抬脚挑起一块砖片踢向神威,后者只是轻轻一划便瓦解了对方的攻势。

也并没有在意,神威支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呢,神乐?”

 

被叫到名字的少女往前走了几步,停了一下掏出一个饭盒递给了他。

神威接过来打开盖子,里面正是他最近念叨着让阿伏兔买的饭团。

这是什么意思?傻妹妹专程过来送吃的?是脑子进水了吗?

 

神乐指着盒子里的饭团,又强调了一遍:“这个,很好吃,给你的。”

她摆出了一副十分诚意的表情,眼睛一闪闪的,“尝一尝?”

 

神威盯着妹妹看了一会,然后拿起饭团一口一个,期间瞟到神乐轻咬着嘴唇,好像在咽口水。

很快饭盒里只剩最后一个团子,神威擦了擦嘴角,“你要求我的事我不干,最后一个你自己吃吧。”

 

“……你!”

神乐语滞,眼神立刻变得恶狠狠。

啊啊啊啊这个混蛋,果然看出来自己有事求他所以拿着好吃的饭团上门吗?

为了买这个破饭团早上起多早去排队啊!

 

神威看着一下炸毛的妹妹,摸着下巴添油加醋道:“我记得这个不便宜吧,或者哥哥把钱给你?”

神乐肩膀都气得低了低,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你都吃了我的团子了!必须帮我!”

“不是还剩一个吗?”

 

——不是还剩一个吗?

就像小时候一样,可又完全不一样。

神晃在饭桌上看着兄妹两调笑道:“最后一块肉,给谁谁就要去洗碗哦。”

神威夹过最后一块肉,但却放在了妹妹的碗里:“神乐,喏……”然后自己开始收拾碗筷。

“哥哥……还是神乐来吧。”

“最后一块是我的,但是我送给神乐了呀,所以这种事让哥哥来吧。”

小时候温柔的哥哥早就被现在腹黑的神威盖住了,一点没有当年照顾妹妹的样子。

 

神威举着伞把最后一个团子拿起来塞到了神乐嘴里,顺便点评了一句:“吃相真差。”

“你……唔……没有资格说我……”神乐差点哽住,可想到有事相求语气转向恳切,“我开玩笑啦真的有事麻烦你,只有你能帮我了阿鲁。”

 

“意思银发武士解决不了需要我这个哥哥出手?”察觉到神乐不是在玩笑,神威突然有了些兴趣,“是要杀人还是放火?不过如果是毁灭一个星球这种事可能就得看看档期了,哥哥也是很忙的~”

 

说到这里神乐却停住了,神威歪了歪头,他发现妹妹脸红得彻底。

“那个,神威……当一天我的男朋友吧?”

 

“无聊。”神威面上没有了笑容,撑着伞转身要从屋檐往下跳。

“等……等等……”神乐慌忙抓住了哥哥的腰带,被他往前的步伐一带没站稳滑了一脚,正好撞到神威的后背,两个人一起从房檐摔了下去。

风声和失重感一下子抓住了神乐的毛孔,她闭着眼预估着会摔得多惨,似乎都想到了银桑在病房里看账单的黑脸。

 

“你又长胖了吗?”神威紧扣着下一层的房梁,另一只手抱住神乐的腰,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对他来说抱住妹妹压根就没有花什么力气,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心里比较了她的体重。

这感觉就像自己抱不动她一样,脸面往哪儿隔呢?

想到这里他本来还想嘲讽几句掩盖自己的失言,结果一低头看到神乐紧紧抱住他的腰,慌慌张张地叫着:“哥……哥哥!”

 

一个称呼把他所有的话堵了回去,如果不是没有空闲的手神威恨不得对着自己太阳穴戳一指,看看今天到底是哪块神经出了问题。

他撑手一跃跳上走廊,手一松毫不留情地把妹妹扔在了地上。

“也算是救了你一次免去了住院的麻烦了,至于当假男友……还是另请高明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提议,但她身边朋友那么多,随便找一个还不是易如反掌。

 

神乐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身狼狈:“喂!混蛋,你最可爱最无敌的妹妹要你帮她找回场子阿鲁!你就不能陪她去揍翻她的傻逼前男友吗?”

 

前男友……?哦?原来神乐都有这种东西了?

“看来你是真的嫁不出去了,”神威轻叹一口气,湛蓝的眸子缓缓闪过一道光,“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会有男人喜欢?你是从狗窝里爬出来的吗?”

说完又察觉到自己二次失言,狗窝?自己可是她亲哥哥,这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把刚才擦伤的手腕活动了一下,他莫名有点不快,“随便找谁都行,别来烦我。”

 

“他……他比小银还强,强很多的那种!”神乐凭着多年对哥哥的了解程度,立刻抛出了重点,“难道你不想揍翻这种强者吗?”

 

“嗯?”刚刚走了几步的神威果然没再迈出一步,呆毛都直住了,他回头笑眯眯地说道:“如果神乐没骗哥哥的话……你挑男人的品味倒是很不错嘛。”

 

 

 

 

 

 


【双神】【r18】佳肴 夜兔兄妹限定 下/完

全文修正完后还会传的~这个下写得比较草……

总之一车一告白 甜得发腻是没跑了 以及开车就是没节操

因为是小中篇 设定上没下什么心思 ooc有

开车为主所以剧情啊……还有逻辑啊……都顾得少 有点避重就轻← 大家就当纯肉文随意看看吧

以及最近不会再开车了 开的我有点神志不清 我得醒醒脑准备新长篇 有缘再见吧

popo

百度云  mrvz

【双神】【r18】佳肴 夜兔兄妹限定 中

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 但是我还是很墨迹 

有种越写越敷衍的感觉  

其实写H也很累啊 大家有啥想玩的体位或者play可以留个言啥的 这样我想也能少想一个(你闭嘴)



popo

百度云 zsad

【双神】【r18】佳肴 夜兔兄妹限定(上)

一个比较简单粗暴的车

脑洞来源猫君 出处最近的兄妹甜食以及尼桑的炒面限定~

所以说执事尼桑 x JK乐 

(尼桑只想打架,只想变强,你们却想着让他一夜七次或者一次一夜!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没有!!←然而我还是屈服地开起了小破车)

谁再跟我提供开车我tm打死谁啊!!!!我真的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

PS下午发的删了是因为回家又补了很多 嗯← 

以及下一更接着开发tiaodan的玩法,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分割=====================

popo

百度云盘  密码 sybi

【完结存档】【双神长篇】【r18】恋兄日记

可以说是难得我没坑的长篇了←

慢热剧情向 有车 特别纯爱(????)


百度云链接

http://pan.baidu.com/s/1jI1II8m

 密码:bnto


总之爱双神真是太好了~

谁来拯救下我这个话痨

缽缽雞👯:

求扩散!!!!求扩散!!!!暑假准备一个双神图文合志,有文有漫有图,只走通贩,下面是参本人员以往作品一览,俩画手三文手,印调走→http://vote.weibo.cn/poll/138065567       链接打不开就搜久遠寺箔然后点进去投。我真的就是想看看我们会亏多少啊!!!!求扩散谢谢了!!!!!!

【双神】【r18】仲夏夜之梦 下(完)

最后一次警示:

兄妹两酒吧一夜情

神威渣攻设定 神乐失了智设定

不吃这一口的可以提前关闭了orz

今天太晚了矫正全文等明天吧累瘫 网盘应该也是明儿了

================================

popo的地址:https://www.popo.tw/notes/7059798 


=====================完结分割===================

全篇完结:

会有一些小出入加了一点内容~

百度云盘  密码:31d1

=====================分割====================


【双神】【r18】仲夏夜之梦 2.5

三次警示:

兄妹两酒吧一夜情

神威渣攻设定 神乐失了智设定

不吃这一口的可以提前关闭了orz

下一更完结

====================分割===============

试试POPO 大家试试能不能看

https://www.popo.tw/notes/7057926 


=====================分割======================

全篇完结:

百度云盘  密码:31d1

=====================分割====================




【双神】【R18】仲夏夜之梦 中

二次前情警示:

兄妹两酒吧一夜情

神威渣攻设定 神乐失了智设定

不吃这一口的可以提前关闭了orz

今天就是纯车了  想了想估计最后还是HE吧我这个人写不了BE(||||||)

并没有矫正可能有错别字orz 等这篇全写完我再矫正看看

==================不老歌已死==================

popo的地址:

https://www.popo.tw/notes/7058141 

=====================分割======================

全篇完结:

百度云盘  密码:31d1



【双神】【R18】仲夏夜之梦 上

前情警示:

兄妹两酒吧一夜情

神威渣攻设定 神乐失了智设定

不吃这一口的可以提前关闭了orz 你问我大概是个啥情况也许是个中篇吧

=====================分割======================

后补:

全篇完结的修补版,稍许细微不同 逻辑稍微通畅点orz

百度云盘  密码:31d1

=====================分割====================


“既然失恋的话,那今天来酒吧玩玩?”


神乐听到志村妙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拒绝,大概是前男友用实际行动让她对自己平日的形象产生了怀疑————装乖乖女也算是装够了。

这段恋情比上一段的时间还短,大概就是打了个Kiss就分手了。

神乐站在宿舍的镜子前侧着头看到脖颈上的吻痕,那是前男友在她身上留下的最后的痕迹。

不是说升大学之后大家都是抱着找真爱的态度谈恋爱吗?在一起没两天就要求开房是什么意思?

对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神乐怔忪了下,结果男人直接把她摁在旁边的树上“啃”起了她的脖子,嘴上还说着真的很喜欢她想快点合为一体之类的话。

八成是觉得神乐是那种乖巧特别容易骗的女生,又或者觉得她底子就是放荡。


对恋爱一直抱着你来招惹我我就试试看态度的神乐皱了皱眉头,她一只手抵住男人的胸口结束了他的动作,“先来接个吻吧?”

这句话一下点燃了对方的情绪,也没时间想为什么一向乖巧的神乐会主动说出这种话。

男人的舌头要探入自己口腔的时候神乐手下用力推开了他,对方吻得很起劲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男人也一样,对他毫无感觉。

她都不记得自己这样判断感情的起因,只知道这代表她的身体已经提前拒绝了对方。

多少次都是这样,卡在上垒前的最后一步,哪怕对方对她再好,她还是会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男人被她的一推惊到想继续那个吻结果神乐反手一甩他发现自己竟然拉不动这个女人。

“分手吧,我对你没兴趣了阿鲁。”

说完这句话神乐干净利落地离开,男人都没反应过来。


缓了几秒,声音才从后面传过来。

“神乐,我会给你买很多醋昆布!别走啊,神乐!”


听到这句话的有一瞬间神乐甚至厌恶起了每日不可缺少的醋昆布。


镜子里的自己已经不是少女的身形了,家里的遗传好的要命,一张脸就已经够惹烂桃花,加上大胸和纤腰总有乱七八糟的男人往自己身边靠。

对谁的示好都接受,稍微看顺眼一点的表白就应下来,哪怕平时闷声闷气地好好学习,在学校里的名声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之前坂田银时老师处理了几个在校园BBS辱骂神乐的学生,这一消息传出来甚至有人在背后谈论两个人是不是师生恋。

神乐都不想吐槽自己父亲曾经是坂田银时的导师,也懒得因为这些事跑去感谢一句。

毕竟那段时间天天被秃子打电话嚼七嚼八,什么年龄还小别老想着谈恋爱,什么如果没钱买零食爸比再给你打点,什么别最后跟你哥一个样成了不良少年。

神乐听到最后一句话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还不良少年,神威自力更生多少年都不回家了……还少年个屁啊!


自己把那个男人甩了也算失恋么?如果失恋是心情不好的话,那的确算是吧……

神乐冲了个澡,出来又对着镜子揉搓了半天的吻痕,估计是要一两天才能消了。

尽管这份感情对她来说说出分手的时候已经烟消云散,但留给她内心的彷徨和失落却是实打实的。

一股邪火往上冒着,神乐从衣柜里翻出了她短裙,随手拿了件纯色T恤一套,不过……去酒吧的话……要化妆吗?

算了,好麻烦,她咬着皮筋最后还是把长发扎成了高马尾,拎上小皮包也有几分性感熟女的味道。


阿妙在调酒台看到神乐这一身勾了勾嘴角,对她招了招手让她到自己这边来。

神乐长腿一跨坐在了吧台的高凳上,一双小高跟踩着凳腿晃啊晃。

“神乐今天是想来酒吧找男人吗?”阿妙推过去一杯鸡尾酒,“虽然你天生有一副好皮囊,但是在这里可不够哦……”

神乐撑着额头,“大姐头你别打趣我了,我就过来喝点酒阿鲁。”

阿妙看着满场的舞池,嘴角一丝冷笑:“听说今天隔壁学校的校花也会来呢,身为我们学校的牌面你怎么能输?”

说完她从吧台走出来到神乐面前,扯着她T恤的衣摆在她腰间系了一个结,这一动作让神乐的肚脐都露了出来。

“喂喂……这样不好吧……”神乐坐在凳上一惊,结果嘴角马上被阿妙捏住开始涂口红。

“唔唔……”神乐抿着嘴,“睫毛膏,睫毛膏就算了阿鲁……”

结果反抗是没有丝毫作用,阿妙这么做都让神乐怀疑那个校花是不是抢过她男朋友。

算了,本来只是想喝点小酒调解一下心情,这么看来还是偷偷溜走好了。

神乐起身说去洗手间,一边走着一边拿着小皮包翻手机,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她低着头视线正好在人的半身处,看得出来是男人的手,搂在在女伴的胯骨处摸来摸去,女人的裙子也够短,比自己穿的短多了。

神乐抬起头准备道个歉走人,视线还没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她的道歉已经脱口而出:“对不起,刚才没有注意……”

对上男人的眼睛,和自己的相差无几,她下意识地蹙起了眉。

“没关系。”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说完对着她爽朗一笑,从头到尾地打量着她眼神满是玩味。

湛蓝的眼瞳和帽子下隐约的发色,还有那个看笑话的眼神……能在这种地方遇到几年没见到的亲哥哥也真是见了鬼。

刚才神威摸女人的大掌仿佛还在眼前晃来晃去,神乐转头就走,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倡情,浮薄。


“变漂亮了呢。”

听到神威的这句话,神乐顿了顿脚步,虽然没一秒,她还是鬼使神差地走向了洗手间。


“你在说什么?”神威身边的女伴踮起脚凑在他耳边,手搭着他的肩撒娇。

低垂着眼,神威的手搂得更紧,随口说的话却完全不像是敷衍:“你很漂亮。”

说完就听到女人的娇笑声,这对俊男俏女进场后收获了不少视线。


神乐在洗手间对着镜子发起了呆,他刚才说我……变漂亮了?

是真心话吗?还是对所有女人开口的都是那样,哪怕对自己亲妹妹也不例外?


“神乐,你给我出来!”阿妙拉着她就往外走,“那个校花已经来了,无论她今天勾搭上谁你都必须给我把那个人男人把到手!”

神乐耳朵被阿妙揪着,不顾形象地龇牙咧嘴:“那种事我不要阿鲁……大姐头你对那个妹子敌意怎么那么重啊!”

阿妙眼神一黑,冷冷回道:“我家那个废物弟弟很迷那个女人,明明对他没有意思礼物什么都收了,那种货色绝对是女性公敌。”


在阴影交错的酒吧,声色燥人,神乐重新坐回吧台的时候觉得脑子要被震坏了。

“那里!就是那个女人!”

既然阿妙都发了话,神乐还是像完成任务一样顺着阿妙的手指回了头。


可是那妹子的确挺漂亮的呀,披肩长发盖住了露背的性感上衣,樱桃小嘴咬住了逡巡在她唇边的手指,那样子别提多迷人了。

等……等等……超短裙……

视线再往旁边挪一点,和那个校花坐在一起的……她刚才咬住手指的主人是……


阿妙睁大眼睛观察了半天,“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你有几成把握搞定?就甩她一次脸,今年后半年的醋昆布我全包了。”


神乐回过身把面前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今天出门绝对没看黄历,失恋不说,被大姐头要求去钓凯子也就算了,对方竟然是自己的亲哥哥。

你问我几成把握?大概就是现在掏出手机给神威发个短信的事?发个“哥哥今天陪我玩吧算我求你啦~”这种短信按神威的个性估计立刻答应然后过来笑着说“神乐你今天怎么没吃药就出门了”。

他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出于打趣和好奇。

哪怕几年的联系仅限于线上,她对这个人恶趣味的了解程度大概超过了除了神威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但是发这种短信不就输了吗?说回来真的过去抛眉弄眼他也会狠狠嘲笑自己吧?


“这位美丽的女士,你是一个人么?”

搭讪的声音响起,神乐借机侧过了身,正好也能瞟到神威那边的动静。

阿妙本来想出言阻止,结果她看到神乐侧身的瞬间校花身边的男人也看了过来,于是改了一张笑脸,“先生要请她喝酒的话我现在可以就去调。”


神威正坐在舞池的旁边,戴着一顶深色的礼帽,只有五光十色的射线照在他脸上的时候才能看清楚他的容颜。

他在干什么?和那个校花用一个吸管喝东西?好恶心……

神乐发现神威看过来的时候立刻回避了视线,抬起头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我在等人。”

她已经暗暗下决心,再喝一杯就走人。


神威一直淡淡地笑着,对身侧女人的动作一直停留在擦边领域,直到他听到了女人微微的喘息声。

本来的乐趣一下子像断了线,或者说本来就不会再对这种事抱有多少兴趣。

就像一日三餐,停止下来多少有些缺失,但在这些女人身上发泄的感觉却都千篇一律,甚至在调情方面都是同样的问答,这种没有新奇度的性事已经安全不能挑起他情感上的波动。


今天是学校百年校庆,难得抽空跑回来就被学弟学妹们拉着聚会,来者不拒的他随意地接受了一个长得过去的女人,开车载着对方来酒吧玩。

聊了几句话后才知道对方是校花,对于女人提出要不要做男女朋友试试的提议,他就说了一句话。

一句让女人灰了心但对他更加欲罢不能的话————“如果你床上技术够好的话,我会考虑看看的。”


女人在沙发上攀附着他,大半个身体都贴了上来,“学长……”

“乖。”神威帮着校花拢了拢头发,端起桌上刚才她喝过的甜酒用同一根吸管喝了起来。

这个称呼平平淡淡,他看向神乐,心底突然有些痒痒,对方在他眼神触及的瞬间立刻偏过了头。

妹妹的衣服本来中规中矩,但T恤故意扎高了不少,他似乎都能透视出她娉婷的腰线,高跟鞋勾着凳腿一摆一摆,踝骨向上的小腿肌恰到好处。

难怪会被搭讪,穿成这样简直是惹人犯罪。


一束白光斜打向神乐,她脖子上有吻痕啊,原来自己离开家的这几年她都这么能玩了么?

夜视能力上来说,大概是沉浸声色多年,神威比神乐好很多,虽然他手还在轻抚着身边的女人,但眼神几乎都凝在神乐那边。


这一点神乐并不知道,阿妙又推了两杯酒在她面前,弯着腰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那个男人一直看着你,快让他吃个醋过来搭讪你!胜利就在眼前了。”

神乐听完这句话背后汗毛全炸了起来,估计神威对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种地方特别有兴趣吧?不过就他和秃子那关系倒是不用担心他会透露这种事,可是,可是……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心底为什么会莫名的恐慌……甚至莫名的……期待?

现在也没办法好好跟阿妙解释她和神威的关系,神乐摸向酒杯结果却被面前的男人截住了手。

男人把另一杯推给了神乐,“这杯是给你的,度数比较低。”

听完这句话神乐抬头看了看阿妙,对方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看来酒吧也不全是坏人嘛……这个人还挺贴心的。


这一幕尽收眼底,神威压了压帽檐,放下了一直翘着的二郎腿。

酒是没问题,可是那个男人换酒杯的时候把指头浸到了酒中,这种小套路他见得多了,一向是他最不屑用来对付女人的。

换别人也许他就笑着看戏了,可是被对付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好像袖手旁观她被诱奸有些难?

换个自己能接受的说法————与其看到她被陌生人诱奸的样子,不如欣赏她被自己轻薄后生气的模样比较好?

很有意思,不对……应该是特别有意思,神威嘴边的笑容越来越盛。


神乐端起杯子被酒的味道冲了冲鼻子,刚抿了一小口就被掐住了下巴,她一拳头砸向对方的时候手却被牢牢捏住。

“你那点绣花拳脚在我面前还是收起来吧……”

刚从声音听出来对方的身份就被抬高了头,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嘴唇被带着热气的舌头打开,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酒水被尽数吸吮到男人的嘴里。

神乐一下子脸涨得通红,被松开后她才敢睁开刚才紧紧闭着的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神威。

阿妙在一旁看着校花惨淡的脸色兴奋地不行,一个劲推着神乐的肩膀。

然而神乐眉头蹙得紧紧的:“你……你什么意思……”


上次看到神乐的这种神情是什么时候?大概自己高考前几天吃光了她醋昆布还不让她哭的时候吧?

神威握住她拿着杯子的手,夺过酒杯举在两人中间。

透过琥珀色的酒液,神乐看着男人的眸子亮亮的,有一丝波光粼粼和纵情的意味,他倾下酒杯的时候她盯着他一动一动的喉结发愣,好奇怪的感觉……

抬手用拇指擦过沾染了口红的嘴角,神威笑意不减:“请我喝杯酒没问题吧?”


“这位先生,先来后到的规矩不懂吗?”

旁边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对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人充满了敌意。


抢女人?好像也挺有意思?

虽然对女人的投怀送抱从来不拒绝,但要让他主动去做点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

对任何事情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神威绝对不走第二条路。

他一下子拉紧了对方的领结,掐住男人的脖子,“你想教我做人?”


神乐没任何表情,看神威的动作就知道他没有太认真,兄妹两太过熟稔对方的出手模式,从小看惯神威暴力行为的她一直抱着“别玩出人命”就行的想法。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神威非要过来抢一口酒喝,觉得好玩吗?这个人渣哥哥,刚才跟别的人摸来摸去,现在觉得自己这边有乐子找甩身就过来,果然还是没有下限。

只是,刚才的吻……

醉意上扬,她想起刚才唇舌短暂的接触心底酥软得不行,太奇怪了,完全不正常。

是酒喝多的原因吗,竟然在那一瞬间心跳快了很多。


神威收拾完了男人,回身意味深长地盯着神乐,却发现对方也意味深长地盯着他。

下腹一阵阵灼热,神威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还好今天身边有个校花,省去了找女人的麻烦,一会估计是一场大战了。

他还没睁开眼,嘴唇就被神乐的薄唇贴上,仅仅是贴在唇角边,他内心就一阵暗潮涌动。

这又是什么意思?闭着眼睛革除了所有的干扰,他发现他竟然不是因欲烧心,而是动了情,动情的对象好巧不巧是面前的妹妹。

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

神威睁开了眼,视线穿过神乐看向校花,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校花小学妹楚楚可怜地望着这边,平日里神威肯定是俯下身吻去女人的泪水了,现在他的心态却有些乱。


神乐微微眯着眼察觉到了神威的异样,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

“你给我走神?尊重点人行吗?”

脸上立刻一个掌印浮现,神威轻声一笑,“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吗?”

果然,这句话出现了,但出现的缘由跟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神乐这一吻只是想确认神威跟她的那些前男友一样,自己对他毫无感觉,却在半途发现他的眼神盯着带来的校花,顿时火起。


神威的背后起了一层薄汗,他按着性子继续道:“没事就给我滚到一边去,亲一口又不是掉了一块肉,我要去找人解决生理需求了。”

直接而赤裸,完全没有兄长的样子,她却完全没发现自己此时也毫无一个妹妹应有的模样,神乐有些气急:“你……!”

整理了下自己衬衫的衣领,神威的声音都透着烦躁:“要想找我叙旧等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后,别打扰我睡女人。”

听到这里阿妙都觉得不太对劲了,神乐认识这个人吗?


神乐头一阵阵发懵,拉着他的衣角开始耍赖,“你先送我回宿舍。”

过去神威还没有离家的时候,神乐经常这样扯着他的衣角撒娇抱怨,每一次都能得到回应。

“回宿舍?”听到这个要求神威更想笑,配合着她脖子上的吻痕,他语气淡淡,“你不是来这里搞一夜情的?”

“一夜情?”神乐懵懂地睁着眼,近期一次次失恋的痛楚浮上心头,“那你帮我找一个啊。”


失恋?没有感觉,一个都没有。

一个二个只知道买吃的,好像自己有了吃的就可以随便乱上了一样。

被甩了多数就不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少数还会跑出去说自己技术很差。

哈哈哈?技术差?到现在自己都没尝试过男女之间的情事,那些男人这样去传播谣言不过是为了逞一个面子罢了。

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到后面还是看上了这幅皮囊罢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随便找个一夜情,痛快一宿第二天互不相见。

难怪呢,难怪神威那段时间频繁地和不同的女人交往,偶尔还带着不同的女伴回家,最后气得秃子把他一脚踢出家门。

“一夜情”这种东西光是想想就觉得刺激得不行。


神威漠然地看着神乐,大掌抚上她的脸颊,手指轻轻揉搓着女人小巧的耳垂。

听到神乐咽了咽口水,无意识地抬高下巴,他的语气一点都不像玩笑:“你觉得……我怎么样?”

难得有这种心跳加快的体验,或许他早就突破了人渣的下限,竟然打算盘打到了亲妹妹的身上。

只是,人在不断堕落的路上体会到的快感比获取成就要强得多,哪怕对着意识不清醒的妹妹问出这句话他都有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


想起刚才的场景,神乐还在生气,她恶意地回嘴:“你就算了,吻技好差的阿鲁……”

也许她随便说好或者不好神威都会刹住最后一步,可她却往最不能说的答案上靠了。


神威拿过另一杯酒掐开她的下颚往里灌,没流到口腔的液体和呛出来的酒顺着她的脖子流到T恤上,水打湿了纯色的布料都能看到里面胸罩的颜色。

他冷笑一声,直接把神乐放倒在吧台上,手指插进她的马尾紧紧扣住她的头,把自己的头闷进了她的双峰之间。

狠狠地嗅了一口,从圆领T恤和皮肤的交界处开始往上舔去,不知道是为了喝酒还是舔舐神乐,最后舌尖游移到神乐的唇上打圈地顶开了她的唇瓣。

“唔……唔……”神乐弓起了腰但还是被摁在吧台,双手抵着神威的头反抗,但只掀掉了他的帽子,橘粉色的头发一顺暴露在外,阿妙吃惊地看着两个人。

眼睛颜色一样就算了,发色也一样……难道……


门牙抵住神乐的下牙,咬住她的嘴唇向外拉扯,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神威心里的痒止不住地叫嚣。

这个身体一定很美味,不知道被她柔软的内里包裹住是什么感觉?会像是小时候握着自己的小手一样温暖柔软吗?


终于被放开,神乐大口大口喘着气,眼角竟然被逼出了泪花。

神乐低头看了下自己胸前透湿,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让她无比难堪,更难堪的是她从来没想过神威真的会把对付女人的招式用在自己身上,粗鲁而致诱。

但是完蛋了,这一吻坐实了刚才的想法,真的是发情发到亲哥哥身上了。

她看着神威嘴唇边都是自己的口红,又想起刚才他和校花咬着同一根吸管一阵犯恶心。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哪件事眼眶湿润。


“喂,不许哭。”神威命令道,“丑死了。”

神乐拿包挡着胸口,从高凳上下来的时候高跟鞋没踩住往前跌去,一下被面前的男人拖住。

“你这样真的会让我误解啊,神乐。”第一次说出了她的名字,神威拎起她,两双蓝眸对视着,神乐无处可逃,“没什么事哥哥给你点钱打车回宿舍,别再耽误我的好事了行吗?”

“我不回宿舍了!我要找一夜情!你给我找到之前别想去上什么校花!”

神威眼底一黯,甩开神乐就往校花那边走,冲上来的欲望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而神乐明显是在无理取闹。


“神——威——!不要走!”


被一句话定住了脚步,神威甚至怀疑今天出门吃错药的是自己。

他回身抓住神乐的手腕,“行啊,我帮你找一个。”


神威搂住她的腰,接触的一瞬间神乐立刻站直,“你……”

他没有紧紧搂住,而是一根一根指头轻轻点在她腰间,“最后问一遍,你觉得我怎么样?”

呼吸的节奏似乎都跟着他走了,神乐思绪乱得扯不开,但理智还是占了点上风:“你……是我哥哥”

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没一点反抗的意思,她也会玩欲拒还迎的一套?

“神乐小姐,你给谁上都是上,便宜自己亲哥哥有错吗?”神威就这样丢下了带来的校花把神乐拖出了酒吧。

被酒吧外的冷风一吹神乐醒了醒脑,但目光触及到神威的瞬间又迷糊了起来。

他比前几年更男人了,哪怕语气平淡,但气场还是带着威逼感,在这种感觉下自己只能服从。


可走到酒店门口神乐扯着他的手不愿意往里走一步,“不,不要……我错了……”

这句话一出口神威立刻思考回酒吧直接把校花拉到洗手间来一发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真希望自己不是你亲哥哥,”神威压着火气,照顾女伴的情绪一向不是他的风格,“想在哪里做,快点说。”

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一会要和神威上床的事实,但毫无经验的神乐内心还是有少女情怀作祟,“回家做可以么……”

她抱住神威的手臂,“回你现在住的地方也可以。”

被热热的身体贴着,神威有些不在状态,平常她也会这样跟别的男人撒娇?


喝这么点酒还不至于开不了车,酒驾这种事也不算第一次,神威打着方向盘却有些心不在焉。

“神威,我好热。”

热?我他妈才是热好不好。

“我能把高跟鞋脱掉么?”

正好在等红灯,他转头看了下坐在副驾驶的神乐,脱完鞋弓起腿踩在坐垫上,安全带正好勒住她的胸,蕾丝的胸衣在湿衣下一览无余。

一副楚楚动人待人疼爱的样子,可刚才挂着泪珠的样子和小时候哭的模样像极,神威开口,似乎想把最后一点阻碍扫清:“神乐,我话说在前面,一会你要是哭一声我就不做了。”

靠在座位上,安全带让她有些难受,神乐扭了扭身体,“为什么阿鲁……”

“刚才就说了,你哭的时候很丑,是个男人就硬不起来。”

神乐曲起了腿:“好歹一会要上床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

神威目光直视路况,“哥哥这个人要求很高,也不是谁都能上我的床,今天算是给你开个后门。”

“要求?”神乐一下子有点酸,“什么要求?”

“第一,我不上处女;第二,做的时候一定戴套;第三……”路灯照在神威的脸上,他笑得特别灿烂,“一夜情对象起码比你长得好看。”

神威的声音就像小时候跟她讲数学题的解题步骤一样,让她不由得认真起来。只是听到最后一个要求的时候神乐立刻黑了脸:“放我下车,你滚回去找你的校花吧。”

抛开最后的玩笑,貌似自己踩到了这个人的雷区。


神威踩了一脚刹车,神乐身体被惯性往前甩了一下又被安全带带回座位。

他挂好挡,手指按下按钮解开了神乐的安全带,言语之下完全没有她反悔的机会:“把内裤脱了。”


神乐这才发现他把车停在了路边,她压根不知道这是在哪个荒郊野岭。

什么情况?他他他他他想玩车震?


“你不愿意在酒店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和其他女人在那做过吗?”神威撑着头看着她,“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也经常带女人回住的地方乱搞,你还要回去吗?”

心脏咚咚咚跳得极快,神乐的小心思全被他看出来了。

刚才是吃醋了,莫名其妙,毫无由头,想着他跟别人经常做这种事心冷了半截,可对象换成自己却有一种不可说的亢奋在心底冒泡泡。

这就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东西一样……自己的……东西……


看到发愣的妹妹,神威放低了座椅,温柔地摸上她的脸,“神乐有在车里和别人做过吗?”

“没……没有阿鲁……”立刻回答了他的问题,神乐心虚地低着头。这个人刚才说不和处女做,是不想负责是吗……自己让他误会了什么,现在说清楚是不是还来得及……


她还在纠结的瞬间,神威把她拽到了后座,声音混着动作一同压了下来,终于让她无处可逃:“哥哥也没在车里做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