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约克夏

话痨

缽缽雞👯:

国庆假画的兄神漫画,优乐美广告的梗,阅览顺序右→左

【双神】用兔子的耳朵向你问好 「现パ」上

xharr:

严重OOC👀





——————————————————————


夏蝉哔哔的鸣叫着抓着剩余不多的时间冲向了终点线,尽管立秋那日早已被画上了红叉,暑气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神乐醒来时,盖在肚子上的薄毯已经在半梦半醒之间被自己踢到了地上,大字型的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神与思绪飘在太空。
16岁的脑内妄想系统总是不会经过管理员认证自己擅自启动粉红色的按钮,哔的按下去之后,随机生成的心跳恋爱物语的限定男主角可能是自己上学路上叼着切片面包撞到肩膀的同校生,也可能是总是对自己大喊不准在学校走廊奔跑的教导主任,连邻居家傍晚出来遛狗的老爷爷都有可能和你来一场旷世之恋。不管你是不是自愿,也或许是真的喜欢,每一个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成为你今宵梦里的男主角。
当梦中的那个人如同柯南中的犯人一般的黑衣人将自己“咚”,地抵到墙角,没有前因,或许是有的但这一幕实在过于触目惊心,神乐此刻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镜头。那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子,虽然不知道正体但毫无疑问大概确实的确是男性的黑衣人,低下头将嘴贴上来的一瞬间,变成了神威的样子。
差一点…明明只差一厘米了。
不对…我在遗憾些什么啊,对方可是…。
神乐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摇晃着脑袋极力把这个荒唐的想法给赶出去,咚咚咚加速的心脏随着她的深呼吸,深呼吸,终于渐渐回复到了最正常的速度。
了无生趣的午后,记得自己大概是胡乱从家里翻了点零食当作午饭草草了事了回房间刷推特,母亲早逝,而父亲也经常出差的神乐是能省事就省事,唯一繁琐之事也只是把用过餐的碗盆往洗碗机里一塞,自己下厨是少之又少的,并不是不会,只是人类的通病——懒。
什么,你说有没有兄弟姐妹。神乐倒是有一个长自己四岁的哥哥,平时忙着享受大学生活鲜少回家。饶是小时候感情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兄妹两人自然而然有了各自的,对方无法融入的个人的圈子。
“臭神威,难得回来一次竟然把我的冰淇淋吃的一个不剩。”
神乐气呼呼的关上了冰箱的冷冻柜。真的很不幸,除了自己的冰淇淋一个不剩以外,自己房间的空调也在前几天出了故障,拨打了上门维修电话后被告知:因为接下来三天是法定节假日员工上门的话要等到星期四哦,带给你的麻烦和不便请您谅解。
自己又没有在客厅睡觉的习惯,从仓库搬上来的破旧电风扇也感觉差了那么点滋味,如果是平时,神乐还可以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去神威的房间睡几晚,可是今天,偏偏是今天,那个连过元旦都不回家的神威,竟然在今天早上回家了。
想到神威,神乐又回想起刚刚那个荒唐的梦,好不容易平缓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这么挨热也不是个办法,再深呼吸过后,神乐觉得要把自己受苦的源头怪在哥哥头上。
为什么他一回来空调就坏了,为什么这么巧的还吃光了她的冰淇淋,一个巴掌拍不响,神乐啪得一脚踹开,没有,神乐悄悄的转开了神威房间的门把手,无声的打开了房门。

吱呀…

神威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网站,难得的三天假期,也不是没有朋友没有女人邀请自己去海边过三天的party people生活,即使是咖喱蛋包饭,每天吃也会吃腻。
今天早上接到电话时,联系人意外的不是阿伏兔云业以及大概是女生的电话,响起的那声喂?准确无疑是来自自己父亲的,即使很久没有见到了,那个秃子的声音也完全不会感到陌生。
“嗯,是我,怎么了?”
手里玩弄着自己的发梢,神威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没有客气的寒暄,那个男人只是寥寥几句交代了自己的意思,便匆忙挂断了电话。从幼时起便是这样,母亲病重也好,自己拉着妹妹的手站在远处凝视他也好,甚至是母亲去世时,他的步履都不会做太久的停滞,总是在忙着什么,忙不完的忙着什么。这样的人,却是与自己血缘最近,同时也是神威最讨厌的,他的父亲。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来对自己下达命令。如果只是平常的事情,那神威是绝不会找着父亲的要去去做的。
“嗯,我知道了,我会去的,就这样。”
只能说鬼使神差,自己竟然也有一天会答应那个男的要求。
回自己一年不见的家,去照顾神乐。
对于自己的亲妹妹,那个男人的女儿,神威并没有在人面前有过过度的隐瞒,反倒是普通的会提起。
“啊,你的锁屏壁纸,和我妹妹用的是同一个角色。”
“哎~神威君还有妹妹啊,讨厌啦好羡慕~”
像这样,在女人的面前。
“毕竟还是小鬼,比起她还是你更可爱。”
偶尔也像这样说说反话。
把自己的弱点当作盾的话,那过不去的事情也总有一天会释然吧,比如说,喜欢一个人什么的。

感受到背后的视线和响动,神威并没有转过头去,手指不停得滚动着滑鼠,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如果自己是兔子的话,那此刻耳朵一定会唰地竖起在头顶吧。
身后的小兔子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被室内的扑面而来的凉风吹的一个惊颤,见神威正在认真的使用着电脑,神乐心里偷笑一声成功,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蹑手蹑脚的坐在了房间的角落。
“喂,神威。”
“嗯…”
没有让他吓一跳,倒是神威漫不经心的回答让神乐心里莫名的觉得空空的。
没有带上手机,地上也不像自己的房间那样在地上就可以抓到漫画。
糟糕,好像有点尴尬。
当前没有使用的任务物品,脑内的机器人这么回答道。神乐有些坐立不安,看着眼前纹丝不动丝毫不对自己感兴趣的神威也没有要跟自己搭话的打算,只能从自己这边先发动攻击了。
“你…做了那种事,不打算跟我解释什么吗阿噜。”
冷不丁的被神乐这句话吓到,神威率先想到的不是神乐的冰淇淋,而是自己流连花丛的样子。
“嗯…差不多,就是那种东西嘛。”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心领神会,和自己一样别扭的哥哥这次竟然久违的对自己使用了心意相通的技能,面对这样率直的神威,神乐突然间有点不知所措。
“既然…既然你知道了,就不准备补偿我点什么嘛…”
表现点什么?神威的脑中闪过去了放送了一帧的背德画面,快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这么久没见没想到神乐这么大胆,说实话哥哥很意外。”
“快点补偿我一百盒哈根达斯啦你这个傻哥哥!!”
神乐吼出这一句话前房间内的气氛还可以算得上是旖旎的,喊出这句话后神威觉得有必要找时光机抹杀一分钟前的自己。
没有收到神威任何回答的神乐寥寥的用手掌拍打着地板。
“呐~我房间的空调坏了我可以在这里的吧可以用你的游戏机也可以看你的黄书的吧还有100盒哈根达斯我是不打算撤回要求的阿噜。”
神乐喊着看似无理其是也是无理的要求,游戏机也好黄书也罢,即使是哈根达斯,都不是神乐真正的目的,她只是无端的,想要有理由和这个人多呆一会儿而已。
面对神乐熊孩子一样的胡闹,神威不以为然也不至于理睬,只是对前一分钟妄想的自己感到无名的荒唐,可能是自己前一段时间浪惯了,才会把她与别的女人混为一谈。
“你如果不准备回自己房间的话,在别人房间也得知道保持安静吧?”
神乐悻悻的撇了撇嘴,什么嘛以为好久不见他变会好人了,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连说出的话都不好听。
明明小时候,不是这样的啊。
“那你…掌机啊黄书什么的随便给我一个嘛阿噜。”
说着神乐并不打算等到神威的同意与回复,站起身来跑到哥哥床前,跪下身子打开床下的抽屉,从一堆杂物中翻出了神威高中时买的掌机。
看着多年未碰的掌机还能正常的开机,与神乐娴熟的动作,妹妹大概不会少来自己房间的这件事神威能猜到个大概。
看着眼前的神乐变幻莫测一会儿生气一会儿笑的脸,神威觉得莫名的烦躁,不是对神乐,而是对自己。
之所以这样,才不想回家啊。
心里叹了口气,神威啪的合上笔记本,对身后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玩马里奥的神乐说道。
“哥哥也有自己的事,你在这里真的很吵。”
因为神威的声音,神乐手一抖用掉了马里奥的一条命,选择了重新开始,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都说了我房间空调坏了嘛,要出去你自己出去阿噜。”
空调给的凉意丝毫吹不动神威莫名的火,可嘴角还是上扬着,他解锁了自己的手机,寻找着什么似的,前后滑动着拇指。
“那哥哥要做大人做的事情,神乐也要在这里吗?”

手下的停滞是神乐用掉了马里奥的最后一条命,标志性的bgm尴尬回荡在无言的两个人之间。
大人做的事情…神乐回想起一个小时前惹的自己心神不宁的那个梦,用不着镜子神乐此刻也知道,泛上心头的滚烫把自己的脸烧成了粉红色。
“你…你不会是要…”
“嘛,就是那么回事。”
终于听到神威肯定的回答,神乐不自觉的捏着手上掌机的按键来回切换着选项,可神威似乎低估了16岁少女的好奇心。
“在…在家里吗…”
余光撇到神威好像在认真的翻手机里的通讯录,有时似乎还会点看,放大看对方的照片。
把自己咚到墙角的神威,在他的鼻息吞吐在自己的脸颊旁,几乎要贴上他的嘴时,脑海中幻想的自己竟然变成了另一个女孩。
想到那个女孩将会和神威亲吻,或者他们之间会发生更为亲密的事,神乐从出生以来,没有感觉到这么焦躁过。虽然神威有过女朋友她是知道的,他和那些女孩之间发生过什么,也是神乐暗知却又不想去触碰的一个地方,但若要在自己眼前发生,神乐觉得没有信心可以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向后把掌机一抛,伸手从神威手中把手机躲了过来,按下锁屏的同时,藏到了自己的身后。
“在家里不可以…要的话就去外面阿噜。”
虽然说出了这句话,神乐心里还是不情愿的。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她甚至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如此的抵触,任由自己的心情,毫不保留的暴露在神威的面前。
神威只觉得哭笑不得,看着眼前的神乐赤红着脸望着自己,仿佛他刚刚再多说一句就会哇的哭出来。许久没有见她哭,这样的妹妹,也让他觉得新鲜极了。

“我要做课题这件事让你觉得这么不安吗?”
前一秒还在脑内进行疯狂幻想的神乐听到神威这句话,后一秒真实的感受到了16度的空调制冷。但这也只是一瞬间,愤怒又马上占领她的心头,并且毫不保留的展现在表面。对自己,忘了神威即使这么久没见他,神威也依旧是嘴欠的哥哥,不止是偷吃贴着自己名字的布丁,措不及防浇自己一盆冷水这件事也一点也没有变。对神威,傻逼。
感受到了来自哥哥的嘲讽之后,神乐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可在她手触碰到门外的那一秒之间,身后的禁锢让她觉得动弹不得。

【双神】用兔子的耳朵向你问好 「现パ」 中

xharr:

下遥遥无期(*´-`)等我会写H…




————————————————————


身体抢在理智前擅自做出了决定,完美隐秘在心中的情感此刻咆哮着试图冲破禁锢它的牢笼,一直以来都克制着自己不对妹妹做出会伤害她行为的自我约束仿佛是个笑话嘲讽着多年来的自己,但神威觉得,如果自己要是在此刻放了手,那他与神乐之间会被永远的隔上再也无法触碰到对方的透明的结界,最亲,同时也是最远。
既然哪个选项最终都是通向同一个结局的话,那神威选择去做一个人渣。

环上自己腰间的那双臂膀隔着睡衣的温度,感觉到的是恰到好处的冰凉,虽说她平日对于与男性人类之间的亲密接触有着略微抵触的心态,可偏偏自己这时竟感觉不到一丝厌恶。神乐抑制住自己想转身投入身后之人怀抱的冲动,而神威温热的吐息来回痒痒地轻拂着颈后,炽热的几乎会将自己灼伤,心间的小兔咚咚咚冲撞着胸膛。

“不说出来的话,是不会放你走的哦。”
刚刚赶自己出去的人是他,现在紧抓着不让走的也是他。神乐只是咬着自己的下唇,在心里默默的循环着说出口可能会被神威把自己头按到地上的脏话,她似乎没有意识到,也可能过度的灼热令她一时间短路无法进行思考,神威和自己的行为已经渐渐开始从普通的兄妹轨道上进行着不可扭转的偏离。
见神乐只是保持着尴尬的姿势傻站着,并没有开口回击的准备,不经意撇过她的领口,平日里通透雪白的皮肤竟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粉色,把过敏这个选项筛除掉,原因只剩一个。
“啊咧?你在脑补什么?”凑到神乐的耳边道“是这么不能说的事吗?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是兄妹。”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妹妹吗?!神乐无名雀跃的神经失落了一瞬间,动作细微到连自己也没有发觉。
神威弯下身子朝前,睁着圆圆的眼睛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神乐。
“啊…你也16岁了来着?青春期的小鬼总是容易联想到那方面去嘛,嗯,哥哥可是成年人了,这点姑且还是知道的。”
“才不是阿噜!!”被猜中心思的神乐反射性的为自己辩解着,猝不及防的又绷紧了神经。虽然平日自己在学校也没少开过限制级的玩笑,别说害羞,心里连波澜都没有早已经不是听到○○或者○○会红着脸跑开的小女生了,果然心境是因为对手而异的吗?母胎solo的16年,不仅是恋爱,连暗恋的心情都没有饱尝过…等等,为什么对着神威我在紧张?!极力抑制着胡思乱想,神乐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抬高了声音。
“叫…叫朋友来家里喝酒什么的!…啊对了事先说好你们要是把房子搞脏了,明天早上就让你的呆毛和你阴阳相隔我告诉你阿噜!”
看似有理有据的辩护,神威也似乎终于信服的点点头,呆毛也跟着上下晃动着:“嗯嗯,原来如此,喝酒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的确还是大人的领域。”
“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呜哇!?”
“不行。”
话未说完便被神威生硬的打断,他继续开口道。
“嗯…我可没说过,可以对我撒谎吧?”
被拦腰抱着的神乐保持着背对的姿势被神威往后拖去,一时的步伐混乱使她慌忙的踩到了神威冰冷的脚面,重心不稳的摔在了地上,还好有一层薄绒毯做缓冲,神乐吃痛的捂着自己摔成饼的屁股,龇牙咧嘴的瞪着面前笑着灿烂的神威。
神威弯下身,盘腿坐在了神乐对面的软垫上。
双手随意的搭在腿上,斜着头好笑的看着妹妹近在咫尺的脸丰富变换着表情。
不知道他又想怎么样,神乐全身的细胞都在警戒着着对面的神威,但他只是伸出手,温柔的把神乐垂在脸边的碎发别到耳后。
“嗯…既然神乐说不出口的话,那作为哥哥来帮你一把吧?”
还没有来得及去揣测对方接下来的举动,神乐重叠放在胸口的双手被神威举高,紧紧捏在他的手中,一瞬间她觉得这个窘迫的姿势非常的似曾相识,像什么呢?像自己以前养过那只叫定春的小狗那样。
“来,伸手定春。”
“汪!”
神乐不是小狗,也没有汪出口的准备。换作平时的自己一定早已反射性的用膝盖猛击对方的小腹了,但在现在这个场合好像做什么都不太合适。
神乐用力的往回抽了抽手,纹丝不动。
神威笑容并未消退,继续说道:“接下来我说的话,答案是“是”的话,就捏我的右手,“不是”的话,就捏左手。”说罢,晃了晃捏着妹妹右手的那方。
“这样还不懂的话我很困扰的。”
神威的声音嗡嗡的围绕在耳边,神乐没有变换目光,尽量的让自己的目光凝聚在神威以外的地方,眼神没有焦点的点了点头。
“咦?你在出汗哎,这么紧张吗?”
感受到自己掌心里的小手在微微颤抖的着,神威貌似没有恶意的问到。
极力集中精神想一发胜负了结后狂奔回自己房间的神乐一秒破了功,怎么回事啦眼前这个人,不满的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要,要问就快点开始,不问我就回去了阿噜!”
神威心情甚好的左右晃着紧握的双手,无视了神了的抱怨接着道:“肚子有没有饿?”
听到的问句和自己想象中对方会问出口的大相径庭,却一下缓解了僵持的气氛,心中的尴尬也消去了半分,神乐没有因疑惑而开口,捏了捏被哥哥抓在手心的右方。
“不吃东西可不行啊,果然还是照顾不好自己身体的小孩呢。”
还不是某人突然回家就算了还扫空了冰箱??神乐极力压制住心里的黑人问号与自己想对对方用头槌的冲动。

“啊说起来你也念高一了来着?学校生活很高兴?”
自己念高一的情景已经略有些遥远,只记得年幼冲动,总是被妹妹用担心的眼光看着身上脸上不断出现又愈合的伤口。
神乐捏了捏自己握着哥哥的右手。

“考试很顺利?”
一开始就听到了自己不太擅长的东西,神乐一瞬间变得有点僵直,心虚的捏了捏左手。

神威的社交型笑容渐渐退去,认真的神情终于有像个关心妹妹的好兄长。
“交到了很多朋友?”
神乐捏紧了自己的右手。

“也是。”神威继续问道:“都是男生?”
你以为我是你吗??
感受到自己的掌心被神乐磨的圆圆的指甲狠狠掐了一下,神威毫不在意的开口道。

“噢~那真是很乖啊和外表完全不一样哥哥意外!”
“我说你啊…”
神乐终于不耐烦的开口,没说完便被神威打断。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

“有喜欢的人?”
一直放松着的心境忙不迭的被神威的问句打乱,一时间不知道做出怎样的反应才好,加快的心跳紧张多余害羞,看着眼前气场一下子变得奇怪的神乐,答案了然于心。
“哎~原来有啊,哥哥吃惊。”嘴上这么说着,从神威的话语里一点听不出惊讶,却像是一早就知道的但不拆穿,比起小时候尿床,神乐觉得再没有比现在在他面前很羞愧的事了。

“告诉哥哥有什么关系嘛”神威好像来了兴致,将神乐的手更往自己的方向扯了一点。
“是一个学校的人?”
明明并不准备乘上他的兴致供他笑话自己,可手还是不自觉的捏紧了左边。
“哎~哥哥以为绝对在刚刚那些人里面的,意外。”

没有不满,她只是简单觉得神威你不觉得自己对妹妹的感情世界踏入的太深了吗?就算是兄妹,也没有把自己全部袒露在对方面前的必要啊。
“年上?年下?年下的话捏左手哦。”
捏紧了右手,却不只有自己捏紧了右手,自己的左手边被神威稍稍握紧了一下又放开,他失望似的说道。

“是年上啊,哥哥猜错了呢。”
这游戏什么时候加入的互动环节??
神乐越来越不清楚神威的意图,离以为会被问到的东西也越来越远,明明自己都没有对他的情感生活过于过问过,只是在他身边刚刚出现相貌可爱的女孩子的时候,真心的以为过他有了喜欢的人,那时的失落感即使是过去了七八年的现在还是会常常浮现在心上。

【双神】陪伴

日音黯: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婚前婚时婚后对话集。


时间点是当前的地球战结束后。


大概还是存在ooc的。


 


【婚前】


1


神威(拉开万事屋神乐睡觉的壁橱,探头好奇地打量):啊,真够寒酸的。


神乐(额角爆出青筋):闭嘴阿鲁!不要对lady的闺房乱挑剔啊你个混蛋!


神威:嗯嗯~(边敷衍应声边敲敲壁橱隔板,指节突兀没入板中)呀咧,(笑)还意外的脆弱呢!


神乐(暴怒):你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阿鲁!


神威(闪身避开神乐的踢击,轻笑看她踹破壁橱橱门,抬眸嗔视他):别这么看着我,破坏“闺房”你也有责任哦!


神乐(干脆地拆下破了个洞的门板往神威头上砸):推卸责任的男人最没用了阿鲁,作为哥哥给我好好承担修理费和精神损失费阿鲁!


神威(后跳接着一脚把门板踩到地上,竖起食指灿笑反驳):我可没有推卸责任,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嘛,别生气了,欧尼酱带你去飞船上体验豪华“闺房”好么?总呆在这种狭隘的地方会发育不良的哟,你现在的身材完全没有妈妈的风格绝对是睡壁橱的缘故。不过在飞船上不能妨碍我工作哦。


神乐:你对我的身材有什么意见吗短腿?


神威(抚下巴上下观察神乐,愉快回应):看清楚对方腿长也是个重要的战斗技巧,你最好记住。我对你的身材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哥哥比较担心你这样会嫁不出去呢~


神乐(握拳):说到底你是看不起我的身材吧混蛋!还有我嫁不嫁得出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神威(偏头笑):嗯······如果妹妹没人要哥哥我只好接收了。开玩笑的,别一副惊恐的表情,我看着很不爽啊,会想杀了你哦笨蛋妹妹。


 


2


神乐(捂住要害,团起身体,抬手直接把宽敞浴室里的一瓶沐浴露砸向神威):给我出去混账神威!你没听到我洗澡的水声吗!


神威(眨眨眼满脸无辜):我以为是浴室漏水了呢~


神乐:什么漏水声会这么响啊!根本是故意的吧你!变态赶紧出去阿鲁!


神威(毫不在乎地笑):害羞什么嘛,又不是没看过。啧!(抬臂挡下一个蓝色塑料凳子)


神乐:那是小时候和现在根本不一样好不好!你还要看多久!小心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泡汤啊混蛋!


神威(漫不经心地感叹):哎呀呀,好凶哦,真是女大不中留。


神乐:能不能不要说这种让人听不懂的话阿鲁,你到底会不会用俗语啊笨蛋哥哥!


 


3


神乐(洗好澡裹上白色浴巾出门,正要去换睡衣却发现床上躺着个人,走上前):喂,神威,你不是说这是我的床吗?起来阿鲁。


神威(闭目躺平在床上):······


神乐(无语片刻):不会真睡着了吧?


(捏住神威的鼻子,毫无声息与反应)


神乐:······


神乐(一拳砸在神威脸旁的枕头上,枕咚之):耍我很好玩吗神威,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奉陪阿鲁!


神威(睁眼与神乐对视,笑):原话奉还哦!来打一架吧!


 


4


神乐:······(躺倒在床,捂紧纯白浴巾,靠近床沿的双腿微微敞开尽力避免与对方的大腿边缘接触,豆豆眼睨着悬在身体上方的神威)你不会对你妹妹发情了吧?


神威(呼吸略微不稳,起身):要发情也不会选择对你。


神乐(直起腰):······


神威(眼眸弯弯地笑):怎么了?这样看着我是舍不得吗?你真期待和你哥哥发生些什么呀?


神乐(拖过被子将自己包成个球):谁会期待那种事情阿鲁!


 


5


一年后。


神乐(无语):我们的进展太快了吧!上面我还说谁会期待那种事情,结果转眼就和你【哔——】,我不是被打脸了吗?!


神威(^  ^):要是这么长时间还拿不下你,哥哥我会更没面子啊!


神乐(→  →):你的面子能吃吗······别乱摸,我还没做好准备阿鲁。


神威(笑吟吟):那要准备多久呢?


神乐(单腿勾住对方腰将之狠狠侧翻到床面,咧嘴笑):现在准备好了阿鲁!


神威(轻嘲着看向压住他的神乐):呵······


 


6


进展神速的五年后。


神乐:帕比你把他打死了你的孙女就没有帕比了阿鲁!


神晃(懵):这是你们的孩子?!


神乐:啊,继承你和妈咪的优良传统奉子成婚不好吗?这句话不是我说的阿鲁,不过生米已经熟透了,帕比你节哀顺变吧······(把躲在腿后的女儿塞到神晃怀里)


神晃:······


 


【婚时】


7


神威(身着黑色西装,纯良地笑):女儿没有被别家人抢走应该很愉快吧!


神晃(右手轻轻抱着与神乐极其相似只是头顶多了根呆毛的孙女,左手猛然把手里的玻璃酒杯捏碎,咬牙切齿):是啊,有一个把女儿拐走六年,等再出现直接赠送一个孙女的儿子,真的是很愉快啊!


神乐(提着雪白婚纱裙跑到两人中间):你们俩给我适可而止阿鲁!


 


8


夜色在天空涂抹,晕染,弥漫。


神乐(于婚房垂眸):神威,用孩子逼大家承认我们的关系会不会有点卑鄙阿鲁?


神威(自背后拥住她,双臂收紧):欧尼酱本来就不是个好人,怎么?被带上贼船的小兔子后悔了?


神乐(双手扣住对方的手腕,摇头):后悔也来不及了阿鲁,而且我也没资格说你······(挣开束缚转身揽住神威的脖子,微微下拉)后悔和我在一起吗?你?


神威(温柔微笑):我只怕你后悔哦。


神乐(歪头回应):原话奉还阿鲁!(踮起脚尖吻上对方的唇)


 


【婚后】


9


尸山血骨,风沙烟尘。


神乐(抹去溅落在脸上的血滴,伸手把神威从地上拉起):躺在这里装咸鱼吗混蛋?给我站起来做事阿鲁!


神威(挑眉):哥哥我可是浑身流血呢。


神乐(取出怀里的止血药剂和绑带,见筒状绑带被污染了血色便随意扔掉,直接撕开自己的纯白里衫帮对方包扎):还说让我别拖你后腿阿鲁,你这样我怎么可能不拖你后腿,在战场上先顾好自己再来照顾我啊笨蛋!别太小瞧你妹妹了阿鲁!


神威(笑):嗨~嗨~我明白了。(仿佛突然想起来)对了神曦怎么样了?


神乐(纤长睫毛垂落):被银酱和帕比养得白白胖胖快变成小肥兔了······呐,(抬头)明天我想回地球阿鲁。


神威(轻拍对方的脑袋):可以哦,需不需要陪你?


神乐(拉下哥哥的手):伤口崩开了啊笨蛋,不用了又不是连体婴阿鲁要整天黏在一起,这次我先回去阿鲁,你把你的工作做好就够了,但不要忘记和神曦的视屏聊天,不然她迟早会把自己有个混蛋帕比的事忘掉的阿鲁······


神威(仿佛散漫地问):神乐,陪在我身边不后悔吗?


神乐(动作顿了顿,后又流畅起来):我说了我的梦想是成为怪物猎人阿鲁,跟着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狩猎和锻炼,再说,笨蛋就该有人盯着以免出事阿鲁,相比于待在地球等你死掉的消息传过来而觉得后悔,我宁愿为没保护好野心勃勃的蠢哥哥而觉得后悔,(抬脸笑)不过我相信我们都不会输的阿鲁!


 


10


四面环敌,仅留守住背后的同伴。


神威(勾唇):要成为海贼王,需要付出的代价比和妹妹结婚还要沉重啊······


神乐(边给紫伞装子弹边回嘴):都已经走了这么远还感慨个鬼阿鲁!(抬脚踹开一只滚圆巨虫让其如保龄球般撞开后面袭来的敌人)重要的是该怎么把这群乱七八糟的爬虫解决掉,然后尽快和大叔他们汇合阿鲁。


神威(微笑握拳打碎神乐脸旁的小巧飞虫):这次真的不会管你了哟。


神乐(回眸,挑起唇角):我也不会管你阿鲁,护好自己笨蛋哥哥。


神威(笑):真是只啰嗦的小兔子。(冲向前方)


神乐:你不也是!(一拳将神威身后的巨虫揍向半空。)


 


11


七岁的神曦(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妈咪!帕比!


神威(蹲下身笑眯眯地将孩子抱入怀里):哎呀呀,又肥了不少呢,(边走向万事屋边微笑警告)不要扯你爸爸的辫子哦,嘛,上次教你的方法管用么?


神曦(猛点小脑袋):管用,超管用的,帕比你最强了!


神乐(=  =):神威,你又教她什么了阿鲁?


神曦(刚要回答就被神威捂住嘴,等神威撤手后晶蓝眸子与神乐对视,两只小手忽的交叠捂住自己的嘴,以示不能说不能说)


神乐(轻哼一声):扣掉棉花糖,扣掉巧克力巴菲,扣掉······


神威(^  ^):不用担心哦,爸爸会帮你把扣掉的都买回来······(神乐甩其眼刀)然后自己吃掉的。


神曦:???


(神曦:有时候真不知道帕比和妈咪在用眼神交流什么,嗯,一定是和【哔】有关的事。)


 


12


不久前。


神曦(满脸的求夸奖):银时叔叔,他们都陪我玩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银时(俯视小不点,心间隐隐涌起不安):你是怎么让他们陪你玩的啊,小神曦?


神曦(挥小拳头):就是把不听话的都打趴下!


银时(垂黑线扶额,他就知道这丫头又闯祸了,这下又要破费了啊啊啊啊,下次绝对要问那对兄妹索要大量抚养费啊岂可修)



缽缽雞👯:

逆十字架→
使用正十字就是进入到神我状态,也就是让内心充满了对神的虔诚,即使这种虔诚是疯狂的屠杀,只要是对神的虔诚就行。正十字是上帝的神明的力量,更需要完全信任上帝,这种逆十字却是完全反其道而行,如果要使用这种逆十字,你就必须保持极端清醒的自我状态,没有对神的迷茫,完全是自我的清醒,也就是以神我状态进入到自我状态。

还有一丢丢白夜行的梗不过几乎看不出来(

缽缽雞👯:

莫名其妙的灵感來自於 许嵩的多余的解释的『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說紫色很有韻味♪』,以及周董的蒲公英的约定(优乐美奶茶广告bgm)『葛格,我4你的森莫啊❤』

↑都是我这等老年人的时代眼泪了

【双神】【r18】静脉(完)

那个哈哈哈哈我写完了呢?

是真的!!写完了!!!

最近真的是开学好痛苦 想退学系列

popo ←详情在这

至于修正明儿再说吧诶嘿~!